第二十六集
席郗辰包下了一家很有名的餐廳,邀請簡安桀共晚餐,被莫家珍看到了。安桀大贊席郗辰的舞技,懷疑席郗辰是和林敏跳舞太多次了,席郗辰只好坦白自己是和年屹跳舞的。 程靜說自己會馬上處理好和楊凱的事情,希望朴錚還是能接受自己,然後暗示莫家珍是有“金主“的,希望朴錚不要被莫家珍騙了。朴錚送完程靜回家,莫家珍就在家裡等自己,還帶了羊肉串,朴錚對莫家珍坦白自己又對程靜動心了,家珍含著眼淚馬上走開了。第二天上班還遲到,被上司罵了,年屹馬上替家珍解圍。 安桀突然從昏暗的地方走到了刺眼的地方,眼睛突然什麼都看不見了,正好楊亞俐看到了,亞俐陪安桀去了醫院,做了一番檢查,但報告沒有那麼快出來,家珍約安桀吃飯,安桀問楊亞俐是否願意一起,楊亞俐說自己和家珍是互相討厭的關係,沒有必要一起吃飯,安桀看著楊亞俐走遠的背影,說楊亞俐是“刀子嘴豆腐心”。家珍對安桀說自己想要把和朴錚充滿回憶的手鏈扔掉,始終沒有狠下心,希望安桀可以替自己保管手鏈。 安桀在席郗辰的勸說下,回到集團做了策劃部的經理,莫家珍前來道喜,提出要把安桀的新辦公室裝扮一下。